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 > 正文

上海女孩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01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上海女孩》(Shanghai Girls)是由美籍华裔女作家邝丽莎创作的长篇小说,首次出版于2009年5月

  小说记述了一对上海姐妹从1937至1957年这二十年的生活轨迹。小说把上海姐妹的二十年与中美两国动荡的历史事件相结合,把虚幻的故事和真实的历史编织在一起,表达了中国早期女性移民的幽怨与哀伤

  故事开始于1937年的“东方巴黎”上海,少女秦珍和秦梅乃时尚舞台上的一对姊妹花,玉像广见于香烟和面霜广告、月历牌,以及杂志封面。珍是姐姐,文静内敛,爱学习,精熟四种语言;梅是妹妹,活泼好动,爱玩,不喜书本。珍长得瘦高,不符古典美女标准,瓷娃娃般小而肥的梅却堪称完美。珍打心眼儿里喜欢妹妹,全无妒忌之心。两女不谙世事,难晓社会复杂,浑然不觉十里洋场的霓虹灯下,也有无尽黑暗。

  珍是故事的叙述者,她回忆某日姐妹俩出门打车——黄包车,从前一辆下来,“我们付了钱,穿过大街,站在人行道上一个死婴身边,找了另一个黄包车夫。”无忧无虑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爸爸输光了殷实家产,为还青帮老大黄麻子的赌债,竟然一手包办,将珍与梅许给“金山侨男”——洛杉矶路姓华商的两个儿子:路山姆与路弗恩,山姆没文化,举手投足间全然美国农民的做派,弗恩则只有十四岁,让梅十分心烦。但姐妹俩无力违逆父命,一天之内先后成亲。

  由于美国领事馆拒签,珍与梅婚后暂留,山姆与弗恩先行返美。不料此时日军攻占上海,烧杀奸淫,珍与母亲受尽凌辱,保全梅的藏身之地。母亲死了,姐妹俩想方设法逃出上海,辗转登上客轮,在下等舱中漂洋过海,及至抵达美国,又被留置于加州天使岛,在充满敌意的移民拘留营内,连续受审,苦熬数月,方获准入境美国,与丈夫们团圆。洛杉矶唐人街的新生活看似斑斓,对少女姐妹而言,委实充满挑战。所幸两姐妹度尽劫波,终于各自找到人生目标

  为写《上海女孩》,邝丽莎特地去了一趟中国。同时,她还对小说中提到的天使岛进行了考察,采访了家族中的许多人,还有一些家族外但是经历过天使岛问询的华人,她还采访了在洛杉矶“中国城”内开商店和咖啡店的人,这些老人已经所剩无几了,只能通过采访他们的子女了解情况。邝丽莎还参阅了1978年口述历史项目,获得了关于75位洛杉矶华人移民第一手材料,这些人大部分已经去世,但是这些材料却告诉她许多细节,在这些人中有一位妇女,是中国传教士孤儿院里的一个孤儿,步行了1000公里,只为了躲避日本兵。邝丽莎用了很多关于这个妇女的真实细节来描写《上海女孩》中秦珍和秦梅的经历,而秦珍和秦梅通过渔船从中国香港到美国的故事,来源于邝丽莎家族的一位朋友吴太太

  秦珍是姐姐,文静内敛,爱学习,精熟四种语言;秦珍长得瘦高,不符古典美女标准,秦珍打心眼儿里喜欢秦梅,全无妒忌之心。因爸爸输光了殷实家产,她被迫嫁给了洛杉矶路姓华商的儿子路山姆。紧接着是日本人入侵,秦珍丧失了自己的贞洁,和妹妹离开故土来到了美国,秦珍过了很久才适应这种生活,长久以来,她蜷缩在家中,害怕与外界接触,但属龙的本性和做母亲的责任使她必须勇敢面对现实,她做女招待,当推销员,极力融入美国社会。

  秦梅是妹妹,活泼好动,爱玩,不喜书本,瓷娃娃般小而肥的秦梅堪称完美。因爸爸输光了殷实家产,她被迫嫁给了洛杉矶路姓华商的儿子路弗恩。紧接着是日本人入侵,秦梅不知怀上了谁的孩子,和姐姐离开故土来到了美国。为了保全身份,他生下孩子乔伊后交给姐姐秦珍抚养。秦梅很快适应了美国的文化,她去片场打工,争取一个能有台词的角色,接受了一个道具公司,和各色人等打交道,她打扮光鲜,穿着时尚。

  秦珍和秦梅的爸爸,在一次豪赌中,除了赔光了所有家财之外,他还搭上了两个女儿。女儿们被迫按照“在家从父”的古训分别嫁给美籍华人:28岁的路山姆和14岁的路弗恩,紧接着是日本人入侵,他在逃难中失踪。

  乔伊是秦梅取的名字,希望孩子能抛弃中国人的身份,秦珍也希里乔伊能尽快融入美国生活,受到良好的教育,从而摆脱华人受歧视的命运。但路老爹给孙女取名为“盼弟”,这就具有了浓浓的中国色彩,孩子在“家”这个小环境中,行为处事必须符合中国规矩。在大环境的影响下,乔伊很快适应了美国的一切。后接触到了她人生中一个最大的谎言,那就是有关自己出身的秘密:母亲变成了姨妈,小姨则是自己的生母,父亲不是山姆,而是另有其人,还在中国,她的人生观就此坍塌。

  《上海女孩》把上海姐妹的二十年与中美两国动荡的历史事件相结合,把虚幻的故事和真实的历史编织在一起。小说表达了中国早期女性移民的幽怨与哀伤,在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里,她们承载了太多的苦难、辛酸和屈辱。她们在挣扎,在抗争,在苦难中坚守着信念,憧憬着明天。在坎坷的经历和多舛的命运面前,秦珍和秦梅这对上海姐妹彼此依偎,相互搀扶,在幻灭中寻找希望,在希望中渴里重生。可以说,上海姐妹这二十年的生命历程见证中国移民进程的一段历史,她们的生活是中国早期移民、特别是早期女性移民在幻灭与希望交织的生活中奋争的一个缩影

  邝丽莎在《上海女孩》中主要描写了两个城市,一个是中国的旧上海,一个是美国的旧金山,旧上海和旧金山是旧中国和旧美国的缩影。对于这两个城市,作者都赋予了浓厚的思想感情,真实而生动地反映了华人在《排华法案》下生存的困境。小说以独特的创作方法把华裔早期移民生活融入中美两国历史进程中,《上海女孩》丰富了移民文学的主题,拓宽了华裔美国文学的事业,它以文学笔法记载了中国移民进程中的一段历史

  小说不仅记录了抗日战争中上海的沦陷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渲染了新中国的成立对美国华裔青年一代的吸引和深刻影响,同时也不吝笔虽地描写了美国历史上排华法案对华人的迫害。其中作者用大量的篇幅叙述了中国移民经过旧金山天使岛移民站进入美国时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特设的关卡,长久的关押,刁钻的向题,严格的检査,龌龊的住所

  在美国艰难的生存环境下,华裔们从未停止过对祖国的思念。小说中路老爹一心念想着回中国,临终前,他的爱国之情只能寄托在印有秦珍姐妹宣传封面的《中国建设》杂志上。而他的纸儿子们也从未把美国当成是他们的第二故乡,他们的梦想是能有一天衣锦还乡。秦珍念念不忘的是对上海老家的记忆,而秦梅握住不放的则是她做月份牌女郎的回忆。邝丽莎通过路氏家族不同成员对中国的怀念,表现出了浓浓的乡愁

  从文本中,可以看到邝丽莎眼中20世纪30年代旧上海的而貌:热闹的黄埔外滩,灯红酒绿的生活,各种风味小吃,不同的吆喝叫卖声,声色犬马,如万花简般,这些对西方读者而言,充满了异国情调,符合了他们对神秘古老中国的一种期待视野。而对于旧金山的描绘,作者则打开了童年的记忆之门:古黄店、黄包车、拍电影的中国道具、穿旗袍的女人等,这些描写除了让美国读者对生活在他们自己国内的一个特殊群体有一定的了解外,对中国读者而言,也形象地知道了华商在美国充满血泪的奋斗史。邝丽莎采取的视角,既不同于纯正的中国人,也不同于纯正的美国人。她知道选取具有中国特色的元素来吸引美国读者的眼球,也知道华商在异国的遭遇是中国读者最感兴趣的线]

  由于西方文化经历的既定模式和东方文化浸染环境的缺失,为期短短数月的中国之旅让邝丽莎只能接触到中国文化的皮毛,使小说无法完全摆脱西方的话语影响,比如说,过分夸大属相对中国人的影响,通篇充斥着“属龙的性格怎样”“属虎的怎样”“属牛的怎样”等,一些中国传统故事的讲述也显得过分生硬,如螳螂捕蝉的故事,月亮姐妹的故事等等,与文章内容无必然联系。还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强行植入,秦珍对母亲解释她和妹妹做月份牌女郎的原因:“美女月份牌其实传递了孝顺和传统美德“。父亲把女儿们抵押后说:“我是父亲,你们是女儿,父女间就该这样”。这样的对话比比皆是,让人读后觉得很生涩,有现学现卖之嫌。但对于西方读者而言,却正迎合了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

  美国《今日美国》:《上海女孩》细节周密而复杂。邝丽莎是个天才作家,在《上海女孩》中,她在唤醒人们对移民经历的记忆的同时,再一次探讨了姐妹之间的情感。读者在书中两姐妹的身上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她们思念着自己的祖国,以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周围的新世界,坚定地跋涉在这片新土地上。

  美国《华盛顿邮报》:邝丽莎这部小说的情感主题令人震撼,但却是读者所熟悉的——姐妹之间的情感以及移民的心路之旅。《上海女孩》是邝丽莎迈出的勇敢一步

  邝丽莎,1955年出生于法国巴黎,仅八分之一中国血统,高鼻深目,一头红发,难现东方面容,亦不会讲中文,但她历来坚持自己的华裔身份,始终在研究中国,写华人故事。1995年她出版了第一本书《在金山上:我的华裔美国家族之百年历程》。2005年出版的《雪花秘扇》销量超过100万册,并被翻译为包括中文在内的35种语言。2007年的出版的《恋爱中的牡丹》则将故事放在17世纪的中国,亦成为畅销书

  郝素玲[1]. 幻灭与希望——邝丽莎新作《上海女孩》解析[J]. 外国文学动态研究, 2011(2):39-40.

  周淑茹. 《上海女孩》:邝丽莎的中国情结[J]. 鄂州大学学报, 2013, 20(2):20-22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11 王牌工作室3167785080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